百劫滌盡照禪心


主講/鍾國強


 這題目顧名思義是指心路厚程,在修行、練氣、學佛的 過程中由於觀念、技法上的不了解,或本身的信念不足就 無法打開所有的關結而遇到瓶頸,於是無法真正地進入修 行的境界。這情形就如電腦有不同的指令,要有確的指令 才能進入電腦的操作步驟。人的系統與電腦系統類似而又 比電腦更複雜。由於每一部電腦軟體有不同設定的程式指 令,若SPACE不夠或記憶體不足或過多,或是軟體間有衝 突,就無法進入程式,執行指令。練氣、學禪、修道、修 佛的方式類似於要進入電腦程式四方式。只是進入的層次 不同、界面不同,所以對同一理論的解釋方式會有差異。 既然有差異就無法以同一方式進行,必須用不同的程序進 入。

 以練氣來說明,人可粗分為上元氣、中元氣、下元哀三 個層面。上元氣代懷腦部,是屬於思想上的運作方式;中 元氣包含了心、肺等臟體,主要掌管循環、呼吸的作用, 在此部分血液與氧氣產生溝通和交換;下元氣是人的生命 能量所位之處,它包括了內分泌系統、賀爾蒙的分泌,能 量及食物的吸收所在,下元氣同時也影響了情緒的反應。 上中下三元氣若以中醫角度來說即是上中下三焦,說法雖 不同,指的卻是同一東西。

 上元氣主控人的思維意識,包含了思考、感覺、傳動、 指令、控制等作用。哲學、文學、意樂、藝術等都屬於上 元氣的運作層次範圍。中元氣則牽涉到人的直接情緒性的 反應,而情緒反應又是受到腦部上元氣的指令而引起的例 如看到了一仇人很不順眼,火一大胸口便梗塞住而呼吸困 難全身發抖。(發抖的原因是吸氧不足,身上的氣便跑掉 ,人就呈現「短路」的動態。發抖就是人的短路現象)。 而人的下元氣包含了肝脾的代謝功能,腸胃的吸收功能、 賀爾蒙的內分泌系統,整個人體器官間的調節,人體的防 衛免疫系統等都包含在內,所以是人體生命機能之所在, 咿P說若下元氣部分很穩定,人就不易出現各種病症和問 題。舉例說,若天氣悶熱,虛火便容易上升,人的健康問 題多出現在下盤,所以容易產生便祕、拉肚子的現象。人 的情緒也會隨著身體的不適而起伏不定,人的能量便無法 凝聚,生命力就愈來愈薄弱。

 若以「魂」來解釋,上元氣主意識的魂是「識魂」;中 元氣主感覺的魂是「覺魂」;下元氣主生命的魂是「生魂 」,這三層次的魂有其不同的力場,有不同的質量,這三 質量便組合成人的主體。

 這主體若以「八識田」解釋就更明白,八識田是眼、耳 、口、鼻、舌、身、觸、法等不同作用層層下去。除了五 官感外,第六識是心識,之後為「莫那耶識」,主傳遞的 功能。能傳遞就得知「莫那耶識」和中元氣有密切關係; 而第八識「阿賴耶識」則和身體的下元氣有絕對關連。而 第八識同時在下元和上元產生牽連。在密宗中還有第九識 、第十識,指的是阿八耶識和上元氣接連所產生的結果, 這兩組結果組合起來便引起身體內部流場的平衡與不平衡 。

 一切的問題都是出自於心識所產生出的作用,「唯識」 是印度佛學中非常重要的宗派,唯識論中的主要概念指一 切東西都在於識心起緣而作用,若無識心就無世界觀、無 感覺,故唯識論強調「內識非有、境外非無」。「內識非 有」指因為你動念才有,「境外非無」指外面的東西本是 有,但要接觸它才存在,不想到它就沒有,換句話說萬象 唯心,各種景像全由於心動而產生。

 佛學的運作輛次是在上元,思考的方式很細密和深入, 以冥想的方式思考時就會愈想愈細微,而過於細微會產生 一迷惘的狀況。以電腦說,除非是電腦工程師才有可能把 電腦的軟硬體各方面純熟操作,但能很純熟操作的人並不 多,多數的人讀能使用幾個簡單的程式或軟體。若要我們 改熟電腦程式,除非是要對電腦硬體、介面、軟體及程式 操作很了解行,這樣才能自由地搭配軟硬體。否則路線有 些許錯誤就可能會產生當機的現象。

 由此可知若單用「唯識」的方法看問題就會出現不能落 實的現象。因為我們的思惟多以慣性邏輯的方式進行。而 佛學語言系統的源頭是從希臘傳來的,使用的辯證法、邏 輯方式、屬形而上學的體系,以這些方式來解釋東方的思 想文化就會有所出入,故佛教的法門很大很多,就像電腦 一樣,若要透徹地了解電腦要花很多功夫,但如果了解通 徹了,便發現所謂的八萬四仟種法門其實只有一門,故佛 學最後的境界可進入「一門深入,普遍承載」。

 而要進入一門深入前,對於佛學要有通盤的認識,但認 識佛學不一定要從「禮儀」進入,但要了解佛學的語言系 統及他們所位的層次問題。所謂「層次」的問題是類似密 宗所強調的「道場次第」。若沒有進入正確的層次就會如 跑錯電腦的網路,就會產生許多問題。

 在佛學的語言系統方面,由於中國的語言系統和印度的 語言系統不同,印度用了佛學系統的語言再加上印度原來 多神教、婆羅門教的語言系統,使得印度的語言系統十分 龐雜。波羅門教中梵天、諸天、人天的概念相等於中國天 、地、人的概念,這等概念採用人的感覺系統,故印度很 早以前就有冥想、感應、神通等的修練方式。而佛學的「 理」是從人心深處去解開,就像用一把利刃去解,解法非 常細膩而讓一般人反而很難真正地去了解,所以許多人學 佛是從「理」上進入的多,而從「形」上進入的少。

 中國禪宗祖師達摩當年從印度東渡中土,就是因為禪在 印度無法發展。印度人在「理」上下的功夫不如中土人士 印度人是在「形」上的功夫用的多,這也是由於印度的地 理位置、氣候因素,讓印度人要先靠瑜伽的鍛練(這瑜伽 是無上瑜伽和我們現在常見的瑜伽是不同的),當身體調 養好後才進入「心」的層次。當印度修行者能將瑜伽和超 覺靜坐、冥想結合一起時才進入研究佛理的層次。但起進 入這層次的人不多,而能進入佛學世界的又往往迷惘在其 中,因為佛學實在太龐大了。而印度的修行者又寧願用梵 天、人天、諸天的感應層次進入而不用「理」的方式進入 ,故洫羅門教發農成印度教或錫克教而大為流行,佛教卻 顯得式了。

 而佛教卻慢慢地在中土發展及歸壯。中國本身的語言系 統是「直觀」的。中國易的文化就是直觀的,也就是用人 的內在感覺和天地溝通,用象術數理四維空間的方式去思 考,所以可直接看到「道」的心。若要還原成語言時必須 要我們的心能和「道」溝通才能直接進入、才能了解。否 則永遠在滿外徘徊不得其門而入。不像佛法是可藉八萬四 千種法門的任意一種而進入某一層次去。

 中國的語言系統 是很微妙的,如果能進入就可周遊其 中,進入自得,否則就只能在外圍進不到中心去,但是這 行為模式會釋放出來形成「行」的力量。這力量就如所謂 的「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知」難「行」易,許多 的事情做的出來卻難以了解,這就是由於語言是很困難的 ,這牽涉到人的本心,本質對「外境」對「天道」、「道 心」的體悟。若沒有這體悟就看不清語言中真正要表達的 。

 例如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這句話乍聽下 是指「夾地對人很不好,不時地火災、水災旱災等天災讓 人不能好好地過日子」。但這句話的真實含意應是「天地 本身對人沒有分別心、沒有價值觀,天地對人好、壞人、 動物、植物、無機物等都同樣地對待」。這也就如佛經中 所說的無差別心、無分別像,不垢不淨,不真不假。換句 話說天地所展現的心、立場是平衡的。如果不了解黃價值 就會有偏差,就不能守中,就無法了解它所展現的真正意 義。

 易經中有一卦為解卦,「解」這個字的右邊是一刀一牛 ,左邊是一角,牛角代表了人在尖端上思考問題,人如果 進入牛角就會執著,而進入了不能轉換之處。而「角」通 常擺的很高,也指我們的腦,也就是人的執著、理念。故 許多人執著於「要完成理念」而形成「鑽牛角尖」的方式 。

 例如唐吉訶德認為社會是不完美的,他便化身為正義的 騎士要打倒社會上的邪惡力量。他去找尋「大風車」,大 風車代表不斷運轉的力量。這不斷運轉的力量在他的心中 來說就代表了惡魔,「風車」在轉代表「境」在轉,而唐 吉訶德維持正義的心卻不變,他的理想雖很好,但由於脫 離現實,故很難達成。若唐吉訶德能了解「解」的意思, 把「角」的形而上的層次往下移,而做法是效法「牛」的 務實態度,牛在五行上是屬土,牛屬土著地即是生,生又 代表「生生不息」,有生生不息的力量就能落實,就能把 角解開,把理想解開,把問題解決。

 「角」的上面是刀,中間是田,下面有兩根支柱,這兩 根支柱其實就是「境和我」,「心和神」的關係,若要接 連這兩個關係中間還要加上溝通的力量而形成「川」,川 就是流動,即理想雖在上,但作法要落實,這刀就可像「 庖丁解牛」般地解開問題。解開的過程是不用心計,是用 「道」的術,順著自然去解開。這情形就如解卦初大爻所 說的「剛柔之際義無咎矣」剛柔為陰陽,剛柔對峙之際即 是一切問題產生的當時。

 例如清朝、民國交替時即是剛柔之際,是混亂的時刻, 這時刻中人事的好壞價值都很難客觀地去評定。許多現象 、事件是沒有大是大非,只有小是小非。例如溥儀、汪精 衛,我們至今仍無法辨別誰是誰非,其中多是大時代中身 不由己的無奈。

 在練氣、修道、打坐的過程中也有自然的變動產生,這 就是一陰陽交接的時刻。此時可能會覺得身體酸痛、特別 累、看到奇怪的景像或是聽到聲音。這種變化會持續地出 現,若不斷地「內視」反而會加重印象形成壓力,那就更 難解開了。如果能泰然面對,繼續做你該做的事,所有的 問題就可慢慢地自然地解開了。

 天主教的天路歷程中也是一樣,只是天主教「形而上」 的部份多。「形而下」的部份少。故他們的身體起動較少 ,變動較少。許多教徒在祈禱時看到上帝或聖母出現,這 是由於腦波產生的投射作用,一旦能量、頻道相接,「境 」便產生了。若用佛學來解釋這現象就如金剛經所揭示「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都是意識投緣的作用。若意識不 作用,我們心中的投影機就不會起作用,就不會看到東西 。

 所有的因緣際會都不離「緣起性空」的道理。緣起性空 是因為法輪常轉,三法輪轉是天地人的概念,一法輪是事 物的本質即法的本質;一法輪是我們自性的本質;另一是 眾生、外境的本質。這三種力量交錯形成人內在的作用。 若自己不能虛懷若谷,不能讓自己空下來就會變的執著。 此話怎講呢?這就像當我們注視著水晶球時,我們常會有 個心念想要看到一些異像,也就是有這種「念」,就無法 得到原先想藉水晶球而達到的修練功效,得不到正的、好 的力量,反而出現不好的力量。「念」若空下,水晶球就 無反射;若有念,水晶球就會反射出。所以如果我們修的 是陰法,就可從水晶球中看到特別多的景象,也很難分清 楚這究竟是「境」或是「我」;是心或是外在環境的變動 。

 若對境我不分,那麼這看到異象的特異能力而對修行人 是一大阻礙。許多學佛、修道的人修到某一程度時,體質 就會有所改變,感覺力也會出現,可能會聽到或看到很多 景象。此時就是所謂的「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的階 段,這也是過渡的階段。這階段便是自我的「戒、定、慧 」受到考驗之時。

 修練第一是修「戒」。當守戒到一程度之時,「戒」門 便會打開,這就像滴水入一空杯中,當水滿了便會溢出來 ,此時就進入「定」門。當心能定到「泰山崩於前而面不 改色」時,就會達到了心經中所說的「心無罣礙」,於是 就「無有恐怖」,自然才能進入更高的層次即「涅槃」之 境。當「定」產生時,大智慧才能出現,有了大智慧就能 以「天地同觀」的方式看萬事萬物。天地同觀便是佛心的 呈現,那麼以佛的心看事物,萬物便沒有差別,這也就是 老子所說的「天地不仁以萬物為●狗」。

 佛的心和天地一樣大,我們要向佛學習。而佛的心最後 成就是要還原到「我」的心上。即所謂「我心即佛,佛即 我心」,換句話說把人最小的心收的時候便藏於密,放大 時即瀰於六合。有這麼大的心看事,故對於一切都能圓融 以對,就可了解人的變化為何有這麼多的無奈,為什麼有 這麼多的奇怪現象,練氣為何有這麼多的關卡。

 練氣的過程中會不斷地有關卡出現,「九七重劫」的術 語就是指這些關卡。所謂的「九七重劫,袂九九八十一劫 ,七七四十九關。像西遊記中唐三藏就經歷了八十一劫。 九七重劫就是指在修練的過程中從「九」產生出的變化, 九是術數中最高代表無限的變化。而七七四十九劫指的是 時空的變動,七是時間的單位如易經中的「七日來復」, 七這數字及七的自乘指的就是時空上的變動。

 「九九八十一劫」中八十一為九的自乘,指的是人心的 變動,「七九重劫」中一為時空一為人,這兩種力干擾到 人體的經絡,不論是奇經八脈或中脈氣輪或是十二正經都 受到時空和人所發出的種種阻礙和干擾或奇特的感覺。若 能過渡這劇干擾、阻礙和奇特的感覺,就是過了一關卡, 氣就更順暢,我們能解決的問題就更大。但若心不能敵境 便產生念,就不能過關卡。若試圖闖另一關卡,也是一樣 轉不出去。

 所以即使用八萬四仟個軟體、法門嚐試進入時,還是會 磁到同一個關卡。由此可見,「禪」所表現的精神是最務 實的。因為禪不用太多的語言去解釋。

 現代人喜歡談禪理,但禪理並非禪宗的方法,禪理只不 過是禪其中的一小部份。禪宗有二入四行,其中二入指理 入和行入,理入很重要,但行入更重要。要透過行,證悟 修行,把理引用到平常心去解才行,才能變成我們的一部 份,我們才能活在禪的弄界中。

 禪的境界就是氣的境界。禪到處都在,氣也是無所不在 。若能把自己的心完全放鬆、完全放空就能直接進入禪的 境界、直接進入氣的境界。要達到禪與氣的境異、第一步 就不要使用過多的意念。像六祖慧能在早期就是想的太多 。五祖教導慧能就是以「行」的方法來磨練他,如砍頻、 燒水、打掃等而沒有教六組口訣心法,就是要六祖能從「 道」上去悟。

 但這悟還只是表相上,還沒到內化的最深層。故六祖雖 繼承了五祖衣缽後,仍要在深山獵人群生活中去求証悟。 十六年後才下山進入寺廟的藏經閣中更深層地去體悟過去 的一切。由此可知悟的階段很長。而現在一般人所說是悟 只是小悟,而累積了很多的小悟才能形成大悟,而要累積 了很多的大悟才能達到真正的大徹大悟。

 由此可知禪的精神不只是六祖慧能的精神,還包括了神 秀的精神。神秀提的法門是「漸修」的方式,即先修再悟 。而慧能的方式是頓悟,即先悟後修。漸修或頓悟這都是 一體兩面的過程。神秀的境界是「有」的境界,慧能的境 界是「無」的境界。有無雙生,兩者若分開就不實在。

 六祖說「菩提本無樹,明境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 惹塵埃」。這就像是桌上的水晶球,本來是沒有作用的, 你看到存在,它就是有作用,你不看到他,它就是沒有作 用的,這就是「唯識」的看法,即若心中有,那就是有; 若心中沒有就是沒有。「菩提本無樹」指的就是如此。但 在這有個前題,即是神秀所說的要「時時勤拂拭,莫使惹 塵埃。」拂拭就是「行」。常常「行」才能理悟。故漸修 的行和頓悟是要相接連。這也是道信大師所揭示的「百千 法門同歸方寸,沙河妙心悉自心田」,即使有神通能力, 那也只是因為本自俱足,故神通不須要刻意去強調,只須 將神通中變化出來的景象落實在日常生活中。這就好比是 首電影,你能看到電影中精彩的情節,但你並不能真的跳 進電影中。所雨人所感應到的訊號,所看到的景像、所聽 到的聲音都只是周圍的訊號,只要我們不要去接連這訊號 ,就不會有這些感應。

 故有耳通、眼通、他心通等感應力並不值得羨慕。因為 訊號原本就存在,只是自己去接引這些訊號。不斷地接引 這些訊號就像是不斷地看電影,腦電波不斷地和外在訊號 發生感應,可說是人的主魂進入這網路世界接通,但人體 自己不能進入電影中。用電腦作例子更清楚,當我們KEY IN後就可進入電腦網路,在螢幕上就會顯示出文字圖像, 但這圖像並不是「我」,而是「我」的思惟意識要求下的 所形成的圖像。不過用新時代的語言來說,螢幕中有「我 」的本質存在。就像有人所說的,「上帝是宇宙萬物,故 我們也是上帝的一部份」,這表示人有上帝的心,這也是 佛教斷說的「我心即佛」的概念。

 在整個修練過程中,電腦是電腦,人是人,電腦永遠都 不能取代人。我和物,心和境要分的清楚,若不清楚,就 分不清楚「我是誰?」、「我站在那堙v、我和時空、環 境都分不清楚了。於是在根源上就會產生大問題。

 哲學上最大的問題是在於「根源」上的問題,西方、東 方皆如此。只是東西方對這問題探討進入的層次不同。西 方是以不角的點切進,愈切就愈細。而東方是把所有的點 收在一起融合成一,再用最精簡的語言來懷達它。

   若我們了解了這些「根本」上的問題,就不會被感應、 感覺、各種現象、生活上的問題、哲學上的問題、政治上 的語言所迷惑。若我們能回歸到根本就可讓自己的「自性 」打開,自性呈現就是水落石出,如此就能看清每一層認 中所展現的力量。

 佛學上的許多法門談的都是「空」的問題、「心」的問 題、「自性」的問題、「佛性」的問題。唯有要進入涅妙 心才能讓意識停止作用,自性便真的可打開,如此就可出 入六合,不受一切影響便能洞識生命的意義,能洞識便能 了生死。生死就是涅槃,自然就了解涅槃對於人生的意義 及啟發。如此就能抓住禪的實相、氣的實相而不會在「理 」的層次中逗轉,才不會單純在思考中運作。

 「禪坐」基本上屬於較高層次的思惟功夫,故在禪坐之 前應先有基本準備,讓自己在先達到「戒、定、慧」,才 能進入禪坐的修為。否則就容易走錯指令,產生問題。故 以界定慧滅貪嗔癡,從聞思修入三摩池,正是百劫滌盡才 照見禪心。

學員發問

問:禪和氣有何關連?

答:禪是佛學中的一法門,氣本身和禪極有關連,因剝禪 的學問是由中國的易經、九流十家中融合貫通而形成的中 國本土佛學,這境界和氣入的境界很類似。在練氣的過程 中可慢慢地體悟氣和禪其實是沒有分別的。練氣要諸息外 舉,停止意識,心如牆壁就可穩定而不會接收到外來的雜 訊,慢慢地就可悟道,力量便可呈現出來。

問:桃水為何也算是修行的方式?

鍾:如果不知道挑水的技巧、沒有挑水的力氣,也找不到 水桶和井,那麼就很難完成「挑水」這動作。要克服它, 必須要能承擔水的重量,能克服挑水的辛苦與枯躁,同時 要有耐心才行,故單從「挑水」的動作中就可表達出「戒 、定、慧」的內容。

 現代人少有機會挑水,但在做任何事情都該要求自己盡 己之力做好它,易經中的解卦可闡示這道理。莊子中有一 ●丁解牛的寓言,●丁把宰牛的技術用到最高的層次,一 刀便能清楚犀利地解開整隻牛,這是將技術用到了「道」 的層次,誕便進入了化境。若能把工作做到化境時,工作 變成了藝術,從工作中所得到的成就感就不同。例如拉麵 的師父能將一麵糰很快地拉成上萬根麵線,這便能上金氏 世界記錄,這是將技術達成「道」的層次。

 做任何事時若能接近「道」,能安於自己所屬的位置, 就可得到周圍所有人的認酉,你的存在價直便受到肯定, 對自己就能產生信心,對周圍的人際關係就能更和諧。

 許多人常會發無名火,這是因為他得不到肯定,於是採 取強烈的方式以求得注意和關心。政黨的關係也是如此。 在野黨總是攻擊執政黨,而一旦在野黨變成了執政黨,新 的在野黨就會攻擊這原是在野黨的執政黨。這是「認同」 的問題、安身立命的問題、表現的問題。

 我自試落實平常心,得到的才會最多,每個人在自己所 屬的崗位上得到的最多時,人就沒有分別心。

問:什麼是三法輪?牆壁上的三法輪蓮花代表何意?

答:法的梵文是PHARM,法有法性、法相的意思,法是禪 、是佛、是自性,法輪常轉的意思是從不同的層次去運作 ,這三層次有天、地、人的概念,有本質、境、相應力等 各不同層次的交旦作用。若用婆羅門的概念來說是梵天、 諸天、人文三層次的概念。

輪子是圓、是轉變、是包含的意思。三法輪為一球體是 一完整的空間。

 法輪、蓮花等圓像是佛教的圓騰,有其所屬意義。六字 大明咒中「●、嘛、呢、叭、●、●」,●代表佛,嘛呢 代表珠寶,叭●代表蓮花,●代表空。蓮花又代表人的下 元氣,中間兩輪可悔做是中元氣,上面一輪可看做是上元 氣,對於這些圖像,我們不須用很執著的觀點來判定究竟 是代表什麼意義。

蓮花又代表出瘀泥而不染,我們要將雜念、慾念、妄念去 勢。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