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情用意,傷心傷腎

用情用意過深,我們的氣便為所堵,不是不流通,就是進 不來,所以學氣功必須真的空,空的我們的情意不生阻塞 ,空的天地之氣能與我們串聯貫通。

文/鍾國強

 

荒城夜半月猶存,不變之光古今同;
殘垣泣血啼鴉在,吟嘯松枝唯秋嵐。
天上雲影今不變,榮枯推移世之姿;
所寫不盡心中意,唯見荒城夜半月。
春之高樓花之宴,欽巡盃●玉影斜;
千代之松枝椏茂,昔日之光今何復。
秋之陣營籠霖色,鳴雁歸巢數可見;
理佛寒光照邊塞,昔日之光今何在。

 這首題名荒城的佚名日本詩作,給予我們一份惜情,悲 逝,執著於時空交替中的迷惘,撒下一片無垠的痴。這份 痴完全圍繞於愛別離的思緒,無法自拔,困於情中,便不 能看破,因而了悟性之難辨和難修,也使我們了解一己之 病在於己之意執。

 我有一位朋友因患了肺氣腫,使肺部處理二氧化碳和氧 氣交換的能力大降,收縮力也減弱,因此用力呼吸就會有 壓迫感,故此他以空掉心肺的方式,藉以緩和其心中的鬱 結,但因用意太深,空的連氣也無法進入體內,在沒有氣 的補充時,意想便成為一種消耗,用意與用情,同樣會傷 腎和心肺。因而以靜坐作調整也無法有更進一步的療效。 後來以練氣,配合氣療和針炙,便慢慢的有明顯的改進。 原因在那堙H原來又是意和情的作用,只要用情用意深, 我們的氣便為所堵,不是不流通就是進不來,所以學氣功 必須真的空,空的我們的情意不生阻塞,空的天地之氣能 與我們串連貫通。老子說過「為學日益,為道日損」,的 確,不能用做學問的方式,不斷的來企圖累積,而必須天 天拋棄自身的一切,便能見性入道了。

 翻開曹雪芹的紅樓夢中第一回的「好了歌」讓我們聽聽 看:「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今何 在?荒塚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世人都曉神仙好, 唯有嬌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世 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兒孫忘不了,痴心父母古來多,孝順 子孫誰見了!這一紙辛酸淚和半生荒唐言,可以了悟我們 一生都在為他人作嫁,何曾真的為自己盡力?修過己身? 了悟過自性?見過本來面目?知道自身去向?如果沒有, 我們就要仔細思量,困著我們的是什麼?是情?是愛?還 是不知有愛?或不曾愛過?

 說真的,世間本多痴兒女,何曾有人放的下,能放下便 立地成佛了!也不用修個半天。在此也就明白為何氣要練 到有效果很容易,要達到高層境界確很難的道理。

 妨礙氣功境界進展的第一層可說是對情意我逝去的痴迷 ,第二層是對物我控制力量的失落,而第三層可說是對大 我時空轉換交錯的躑躅吟嘆:請聽「滾滾長江東逝水,浪 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酒喜相逢,古今 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第一層所阻礙的境界是悲涼,第二層是錯愛的失落感而 第三層則是對情境交錯中大我的無力感。這些種種構成許 多不知不覺的氣障,為何要這樣說呢?喜、怒、哀、樂不 是也一樣的會產生氣障?的確會有氣障,但都比較能夠容 易避開,而此三個層次都不易避開,因為詠嘆通常代表陷 入其中,無法自拔。要做到不陷,必須要「與天地合德」 、「日月合明」、「四時合序」,能夠這樣便可達到失天 而天弗違。氣也就光明正大起來,便一切無礙了。

 試著圖文練氣,可能有助讀者演練:第一招的基本功法 是從轉手指開始,打開手掌,臂不動,只以手指相接,大 姆指在上,在每一隻手指上,依順序,食指,中指,無名 指,尾指,給大拇指作中心軸來運用。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