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吉訶德不懂得運「氣」

所以最後心力交瘁,鬱悶而終

本文教你簡單而有效的運氣方法使你的心肺脾能暢順

文/鍾國強

 

 現代人很容易有胃痛的毛病,不管是胃神經痛或有胃潰 瘍,往往在出毛病時就吃點胃藥或找西藥開點配方。然而 這種病就像天譴一樣,永遠好不了似的,是不是這樣子無 法治療的呢?

 事實上胃病不僅是體內機能有問題,更重要的是在神經 系統與心理的壓力上。因此,無論是上班族的職員或主管 ,其他在工商界或文化界的從業人員,可以說在一般有固 定壓力,如工作量多,有主題;原則性和時間壓力的情形 下,就有可能患上胃病,不管單純為求名利,或是追求一 己理念的人,都一視同仁。

 為什麼會這樣呢?這牽涉到對理想與現實的看法與行為 抉擇,由於放不下心,屬於中輪太陽神經叢的檀中穴便為 自己扭曲的氣鎖定了,心與脾胃是有著相生的關係,因此 心氣不順,胃氣也不暢,自然心會悶,胃也痛,了解這樣 關連,就不難了解唐吉訶德最後死於心力交瘁,鬱悶而終 的結果了。

 唐吉訶德一生為追尋那永不能實現之夢想,因而心浮氣 燥,患得患失,腦神經亢進,潛意識越意識之控制,心走 在行動之前又不能落實。正如他終生無法了解〝風車〞這 個象徵與他之難捨難離,無法摧毀又無可奈何的向之挑戰 。

 一般論者只在他以一己無怨無悔的道德勇氣與理念向社 會及人類心靈深處之罪惡和現實挑戰。這固然是部份的因 緣所在。實際上他是與永琱巫靬鬖b決鬥,好像另一個希 臘神話中薛弗西斯因為偷了光明到人間而被罰推石球到一 錐型之山頂,能在山頂把石球停下就能免去所有的處罰, 顯然這不可能,石球推到山頂自然又往下滾,他則必須永 遠週而復始的把石球推到山頂再任它滾下去。

 賽萬提斯筆下的唐吉訶德與希臘神話中的薛弗西斯在這 堛犖諯奕ㄛO蠻相近的,所不同的是唐吉訶德以一己之生 命來證明他的理念,雖未完成,卻值得同道繼續努力,而 薛弗西斯則以永琲滿幸宣憿爸茈N人類受過。從這種角度 去看,他們的事蹟都是極莊嚴神聖而不可及的。但是如果 改從禪的角度去看,卻不那麼的累了。掌握不思前,不思 後,行所當行的精神與體察,他們的行動便有了人間性, 而且得以重生。

 唐吉訶德與薛弗西斯都在與〝易〞拔河和決鬥,欲憑其 一己之識力將〝易〞之常道改變為〝不易〞之常道。求宇 宙按一己之理念或井然有序的方式在運轉。亦盼萬事萬物 皆能套進固定之程式中。這堣]是西洋哲學二元對主觀之 基礎觀念。

 在這兒,便能了解西洋對求心安的做法,顯然是心無法 安,因而改求超越。而中國之禪宗二祖神光,在向達摩求 道時,不惜斷臂以求安心。禪者認為摒內外出入之妄念, 就能入道,功夫與識見齊證並進。一如老子倡言絕聖棄智 ,求實際證悟,體察所有知識學問之根本,就能了悟自身 及世相種種。

 同樣下功夫,唐吉訶德追求不可實現之理而身死,無寧 是莊嚴而淒美的,薛弗西斯為救人類而永遠受罰,不是比 耶穌基督更富悲劇性?而神光之斷臂求道,覓心了不可得 而能安,雖斷臂卻〝捨得〞驅體,表面看比不上前二者之 宏大悲壯,實則展現了〝據而求安〞的般若之通,與徹底 透過宇宙身心根元頓悟行之理。

 而在現實人生中,練氣是最好的求安心之法,也是進入 禪境的最佳法門。氣在生活上與禪一樣需要頓悟而漸進, 可以在形而下的世界與我們溝通交流。也能在形而上的世 界出現,在般若波羅密多經中,同樣出現氣的高層次面目 ,其中描寫佛陀身體各部同時發出無數光芒照耀著一切世 界,包括大千世界,中千世界和小千世界最遙遠的邊緣。 在華嚴經中亦述說佛陀在不同時空中,身體不同部份發出 種種光線;在妙法蓮華經中,則描述佛陀從眉間射出一道 光線照耀八萬佛國,現出其中所有東西甚至最幽暗的地獄 。從這了就發現佛的〝氣〞以光芒的形式出現,在量子物 理中,認為是屬於不同的波,而在宗教的層次來看,〝氣 〞就是〝法〞。

 古時候的精神現象,多是超越理智對精神之理解,也就 是說當哲理無法以邏輯方法來了解時,就只能以〝真實〞 的特殊現象體驗來描述了。而〝氣〞本來就不是能用來作 邏輯思考的東西,因此談的太多也不見會了解。主要在於 體會自索。明瞭般若性空,不可得之心,便能自然融會貫 通,豁然明白其究竟道理,自能安心。

 心如安好,人的任脈便能打通,心緒自然平靜,而胃也 就不痛了。明顯理想與現實,萬事萬物之間並無鴻溝,都 是渾然一體的一種牽引力量,人就能自由。不相信的話, 只要把雙手合十,如參禪一樣,合好了,先微吸微呼兩次 ,然後將合十的手掌轉動至指尖對著肚臍處,同時深長的 吸進一口氣,再閉氣,提肛,,收腹,手背往上的手反掌 往上升頭頂,同時另一雙手則反掌往下降至丹田下並再吸 一口氣,閉氣十秒左右,然後緩緩的吐出;再易手之轉向 ,重覆各作四回,心肺脾胃的氣便能暢暢。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