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嵋氣境層層轉進

「氣」究竟是什麼?是練氣時體內竄動的氣流?
靜空觀想或數息時的感通?
是西方神秘學中的超能力……
這些答案都可說是,也可說不是,
因為氣是所有東西的集合,
它沛乎蒼冥之間,無所不包,無所不在。

文/鍾國強

 

 最近到川蜀走了一趟,感觸良多,不是指在改革十年間 ,大陸同胞在生活上驚人的改善,而是指潛藏在蜀地那無 人知會的〝氣〞。

 許多人都在問氣是什麼?是練氣時體內竄動的氣流?靜 空觀想或數息時的感通?是西方神秘學中的超能力,瑜珈 行者的秘技,顯宗的性功,密宗的神通力,道家的內外丹 ,符法或升仙必備的條件,陽宅的磁場,陰宅的風水?科 學家驗證出的紫外線、輻射線、電磁波、低頻電磁、高頻 電波、壓力波……或是?

 這些答案都可說是,也可說不是,因為氣是所有東西的 東西的集合。新儒家學者王崗熊十力就指出〝宇宙是「一 大動力」〞。這一大動力正是儒家所標榜的「沛乎蒼冥間 的天地正氣」,它是無所不包,無所不在的。

 從最基本的形態來看,可以量子物理的物性層次來分類 ,粒子就是〝氣〞──它有電子、質子、中子、光子和介 子。以五行學說來看,以現象本質論,它分別是金、木、 水、火、土,從希臘和印度佛學的心境論來看,就是地、 水、火、風、空。

 從物性層次看,粒子是比原子還小的基本物質,從現象 本質學說來說,五行就是五種不同的基本作用力,相類似 物理學上的強作用力、弱作用力、萬有引力、地心引力等 四種基本力。

 而心境論則描述生命內外共業流轉與觀照的過程。

 無論怎麼給氣定義,都很難給予一個確切的解釋,因為 所涵蓋的範圍太廣,以瞎子摸象作比喻也不易有一個完整 的概念,也許用一顆打磨了上千個切面的水晶球可以意會 之,每一個磨面就是一個世界,再把千面水晶球置於四面 玻璃境中,每個磨面的世界在四面鏡中反射成更多的世界 ……就是這樣無窮無盡,說不清楚。

 勉強要說,首先要找出丈量的尺度和法則,這不容易, 但試用大家都熟知的〝歷史〞和〝文化〞來作大尺,唯有 用近乎天地日月的尺才能夠能得上作為丈量〝氣〞的工具 。讓我們看看蜀地那無人知會的〝氣〞是怎麼回事?

 四川人口有一億多,地方比法國還大,有兩百多個縣, 找個有代表性的點來作比喻,李壽民先生(還珠樓主)所 屬意的〝蜀山〞(峨嵋山)是最好不過的,峨嵋山之所以 雀屏中選,因為峨嵋山是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為普賢菩薩 顯聖清修道場之一,其他的依序是文殊菩薩的五台山,地 藏菩薩的九華山和觀世音菩薩的普陀山,這幾大名山都是 風景優美絕倫,靈氣飄逸無比,其中以峨嵋山為奇中之最 。

 峨嵋山有什麼樣的特色?一是峨嵋的歷史背景,早年有 軒轅(黃帝)訪道於授道台傳說,東漢道教創始人張道陵 修真事蹟,而東漢漢明帝時因感於普賢菩薩顯靈施法於光 相寺,自是中外高僧多來慕德效法,各朝代皇帝多所支持 ,而詩仙李白更稱〝蜀國多仙山,峨嵋邈難匹〞、〝西看 明月憶峨嵋〞、蘇東坡云〝峨嵋邈難匹〞、〝西看明月憶 峨嵋〞、蘇東坡云〝峨嵋翠掃雨餘天〞,明代詩人周洪謨 更有云〝三峨之秀甲天下,何須涉海尋蓬萊〞。而印光大 師更點出〝以普賢視峨嵋,不啻滄海之一論,而峨眉有普 賢,則如芥子納須彌,所以雖僻地西陲,而名高五岳,與 補恆(普陀)、清涼(五台)同為朝野所祟奉者,以有大 士應化故也〞。

 名勝古蹟所在地,一定要是地靈人傑、相得益彰,兩者 不可或缺,否則便無法彰顯其中因緣殊勝之處。峨嵋之吸 引人處,有飄逸無法捉摸的雲海,金頂巍峨磅薄,漫妙神 秘的佛光和聖燈奇境,峨嵋的雲海素稱變幻莫測。春季於 峨嵋山下時,常是滿天的陰霾及溼雨霏霏,當驅車到山的 一半卻變化成漫天霜雪,如同粉菪伂Z、玉樹銀雕的世界 。越是登臨頂翽,雲霧愈重,雪霧連在一起,遠一點都分 不清是雪是霧,倒像是進入迷離境界,濃得化不開的當時 ,隨著升高的當而,突然間雲霧都跑到腳底下,人好像騰 雲駕霧一般,眼前驟現一棟巍峨的宮殿櫱,疑是到了天上 人間瓊樓玉宇境中,抬頭看在萬佛頂的右邊是一輪紅日, 其週圍有個金黃色的光環,一邊卻是詭異極的青綠色,金 頂下陰風陣陣隨著霞霧上升,像極了【蜀山劍俠】中的神 魔交界處,叫人疑幻疑真。在華藏寺金殿內,坐著坐著身 體便覺漸漸飄浮,猶如萬化冥合、分不清我與外境,漸而 只覺身體化作兩道劍氣,一陰一陽,溫涼兩股力在空中翻 騰契合如太極之運轉。回頭看去,東邊的雲海一望無際, 看著看看,一年難得幾次看到的佛光居然出現在天際雲霧 間,在那佛影周圍,包著層層彩色的光環,光環雲處,卻 浮現出一個碩大無比的彩色水晶幽浮,無數的霞光,如同 鑽石切面的光點,閃爍遊移,好像普賢菩薩再現人間,琉 璃世界剎那間呈現,西方極樂世界就在眼前,人也就全然 的震懾在這涅盤寂靜中。修道練氣之輩,每多希望找到絕 世秘笈、或地靈仙境,以求速成法,卻不解修行是一步步 上去的,道家有所謂攀三十三天、過十二重樓,以打通三 關三田。其中每一步都有魔障生,因此亦有所謂四九重劫 之考驗,而佛家唯識法相宗認為成佛之道必經三大阿僧祇 劫,即無數次的成住敗空,才有成就可能。

 只要體悟到峨嵋登高,節節上升,處處不同,峨嵋川秀 ,陰陰變化,如同靈氣逼人,慧質蘭心的女子,無從捉摸 ,一如六塵緣影,色界外境,不過地水火風,四大流轉, 從緣而合,暫有還無,本自性空,生有轉進心物一元,取 大光明清淨,便得心氣合一與天人合一的真空妙有之地。 換句話來說,要了解氣,不能光從修練方法、招式,物理 性,五行現象或心境轉化來體會,必須懂得地靈人傑的歷 史文化層次,試想,峨嵋因普賢以名,山海經稱〝西皇人 山〞,道教稱〝虛靈洞天〞,佛教稱〝大光明山〞。〝普 賢〞梵語為之曼多跋陀羅(sam an falhadra)意為遍吉 ,普是遍一切處,賢是最妙善義,文殊和善賢乃佛陀左右 執持,文殊表〝智〞、善賢表〝行〞,善賢因修十種行願 ,故又稱〝願王〞,相對於今天人們既乏文殊菩薩的大智 慧,更無普賢的願力行心,又怎能體會出峨嵋〝氣的文化 〞。

 峨嵋一山有三十多所寺廟,各有所宗,不相互排擠,讓 遊人過客各取所好。

 山勢變化的模樣,處處看來都是洞天福地、人間仙境, 自然去盡凡心俗性,不知不覺中便放下我執,漸由境入心 ,境我同生,心物齊一,直至境我皆無,便走進還虛入道 ,真空妙有的世界。

 可是如果沒有像普賢菩薩一般的〝行願〞之大力,縱然 是靈山仙境,徒然叫人墜入迷離幻境,不知所措,不得所 取住於境相,執於外物,惑於本心,就無從放下,亦不得 解脫,本來是要助我們上升的力量,反而成了相反的作用 ,豈非天下人笑我?

 隨著現代化機器邁進的今世,多數人以〝窺觀〞視物, 管中窺天,少有人用〝聖人對神道設教,而天下服〞之心 來視事,心中自是不平,玉體違和便是理所當然之事,如 果人人都以歷史文化的長河尺度來丈量一吋一地之境來視 察問題,一切自當瞭然心釋。遠的不說,中國近代史的災 劫,至少要翻回明朝,甚至宋元,才能解釋清楚,中國人 今天的問題,除了中國人的根性之外,西洋人,東洋人都 插下重要的一腳進來,都淌過渾水帶來惡的,卻也有好的 ,算也算不清如何是好!

 如果境不能控,也不能住,唯有我心可修,詩聖杜甫在 〝望鄉〞一詩中鋪陳給我們一個可望也可即的世界。他說 〝星隨平野闊,月湧大江流,飄飄何所,天地一沙鷗〞。

 在練功的早期,把心中雜亂不平的思緒放下是極重要的 ,因為養身以養心為主,養心又在凝神,神凝則氣聚,氣 聚則形全,否則終日逐勞爭執,是很難有進步的。

 讓我們把雙手提到眼前高度,手背朝上,手心下垂,前 臂與肘提起,把手掌自內往外甩出去(如左圖),約五十 下,再往下甩五十下,然上下共甩一百下,做完後雙手放 腹部,鼻吸嘴吐調氣二十回,吸氣時手拉開,腹部微收, 吐氣時雙手歸回合攏,腹部微漲,約二十回,停後閉目養 神三至五分鐘。甩手是放下的意思,甩手時雜氣會跑掉, 可是不能甩太久,久了真氣也散掉,要適可而止,心中要 如平野闊,在藱湧俗流中展現大光明,如沙鷗與天地遨翔 ,便漸入道。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