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境禪觀 性命雙修

文/鍾國強

 

 為了提昇心性,現代人談禪,研究禪、尋禪機、打禪七 。禪漸漸的遠離它的真面目,成了一種流行,架空在形面 上,知性的格子框堙A不易落實。

 氣與禪無甚分別,只是多了些科學家對其物質性能量著 迷;深入鑽研;現代人為了健康、或神通一樣的談氣、研 究氣、尋秘笈,加入不同的道觀、佛堂和氣功中心,企圖 找出究竟,氣也漸漸的不為人知。

 七十九年秋,有緣得見農禪寺聖嚴師傅,聖嚴師傅問我 能否到寺內教氣功。就此每週一至二次,到八十年夏末止 ,與農禪寺的師傅結了一段緣。

 因為時間上的關係,前後只和聖嚴法師結了幾次因緣, 但卻有機會和師傅談了一些關鍵性的觀念問題,涉及氣和 禪的核心,聖嚴師傅問:有沒有比較簡單而快速的氣功? 我說沒有,又問:你能說說氣功的道理?我說:氣跟禪的 道理一樣,明心見性,修行的方法與禪一樣,重「平常心 」和放下識見,多用功在身體力行,意念上應無所住,自 然而生其心,則心氣相通,陰陽合道,聖嚴師傅也有同感 ,認為練氣與修禪一樣要下功夫,只是修行法門略有不同 。

 今人修禪是因為心靈空虛,無根無著……,故多流於狂 禪乖巧,而今人練氣多因身心不調,健康不佳、心理壓力 過大或是想靜觀玄秘,追求神通,究竟落於下乘。其實禪 是一種修行,從二入四行。可知理入也是奠基在證悟修行 的功夫上,否則所知者一樣是架空消化的理知。

 以菩提達摩中國禪宗初祖為例,他四十幾歲時老師般若 多羅尊者死,過六十七年;一百多歲時到中國見梁武常, 話不投機遂渡江至少林面壁,直至神光(慧可)出現,傳 予安心法門後,約一百四十多歲方死在今人來看達摩的長 壽是有點叫人難以置信的,而一百多歲的人要把印度禪宗 結合中國玄學而成立中國禪學,更是有點不可思議的。今 天看看很多六、七十歲的人都已經有點茫茫然,甚至老人 痴呆症都已出現,怎麼可能展現出無比的耐力、毅力、隨 緣不變的精神、大智若愚的智慧和超人的承擔力。

 而遠在周朝時,有鬻熊和呂尚(姜太公)近百歲才出山 助文王和武王。終取殷商,並立周禮朝儀典章。

 達摩之能以百歲之齡東渡,融合中印文化而創中國禪宗 ,主要是有瑜珈的修行,瑜珈分術和理之雙修法門,術者 包括今天見到的肢體扭曲伸展法、放鬆法、靜坐法、超覺 靜坐等反省守住法門,大而言之,以瑜珈身印證身、口、 意三密,無上瑜珈為三摩地正定法門,都是先有健康的身 體、流通的氣絡輪月,再有無上的智慧悟性出現,至於神 通只不過是修行途中自然出現的副產品罷了。

 因此達摩在看到少林僧人枯坐昏沈後,便得了易筋經和 心意拳,以矯正之,使學佛者能心氣相通,意暢其流達到 性命雙修的最高法門。

 而鬻熊和呂尚近百歲之齡仍然神志清明,屢創奇計巧局 ,於商周新舊勢力政軍相搏的局面下,承擔無窮的變局而 不亂,勞心而不累,終於打敗殷商,開創周朝恢宏的格局 ,全在於性命雙修的法門。

 所以學禪不僅在禪裡上下功夫,心性的修為不等於理知 上的認知,而是身心協調後,覺天人合一之道,從心氣上 的運達,進入自抖落塵埃,心性自現,無自無他,自力漸 生,神通自現,悟性自如泉湧,今人練氣總在知、念和觀 想上下功夫,不料這礗是修行中的最大魔障,縱能過關不 迷,徒然只修心性之功卻不能性命雙修。盡性庄命,方能 實相圓成。

 許多人修練一二十年,只覺氣來氣往,光影聲動,神佛 滿天,似得好處,又未真能跳出五行三界;問題都是未得 明師、正法和眼藏。練氣可以助我們穩定的入道,一窺究 竟涅槃,往來彼岸、自在無礙,更真得禪宗三昧。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