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功眼通的奇蹟目睹記

文/顏先生

 

 預定的博士論文考試日期越來越近,可是論文始終像茫 然的空架子,徒然有一預定題目礗無法定出架構和下筆, 白天教課繁忙,夜媮`得先備課,剩下要思考論文的時間 堙A總是無法集中。原因何在,百思不得其解,似乎只要 坐進寫論文的專用桌上,就無法靜得下來,只要思考多一 點就會頭昏腦脹,不知是體質不好,還是別的原因,一年 到頭總是離不開藥罐子,不是這堣ㄤ峈A要抓人推拿放血 一番,就是那堥D來不同的靈丹秘方,吃來吃去,總是好 不了,體質也沒改善多少。

 朋友們推斷說,可能有其他的因果關係。思前想後,應 該沒有甚麼因果種下,而且自從在大學參與佛學社的活動 以來,一直都保持禪坐修身之法,雖然未見健康好轉,卻 能保持心靈上的純靜,而且有助睡眠,可是也無法助我渡 過這個論文的關口。

 這時候總會感歎心性易修,色身礗難渡,身體健康不佳 ,根本沒有體力和精神能量去完成理想和志願,就在這時 ,因為一個因緣,碰到了很久以前認識的一位朋友──鍾 國強先生,那時候只知道他英文造詣很深,曾找他幫忙翻 譯論文題綱,現在礗因緣際會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他高 明的醫理和氣理,當下邀他來助我渡此關口。

 第一次到鍾先生位於仁愛路四段的芍艾中心調理後,頭 腦奇蹟似的放鬆下來,心中暗喜不已。可是鍾先生告訴我 說,第一次調理後效果良好是正常的,但並不代表就會很 快的好,因為我的毛病已有十幾年以上,而且還帶有因果 病在內,那就是所謂的陰氣纏身,鍾先生說我的氣是陰寒 的,當我用另一手去試為鍾先生所調整的手掌表面,果然 發現是冷冰冰的,這個發現,真是非同小可。對習於氣感 的人來說,可能是很普通的事,但對我來說,這第一次的 嘗試,幾與第三類接觸沒有兩樣,馬上對鍾先生的信賴感 加強,因為氣並非觸摸不到的。他還告訴我說我頭左後方 和上方都有很強的綠色不明氣竭在閃動,這與以前際遇有 關,要調整的話,時間要長一點,於是我就接納鍾先生的 意見,一邊以鍾先生的氣來為我治療,一方面教我練氣, 並且在治療了兩次後到我家中來調磁場。

 開始的時候我很好奇,認為房子的風水也能影響人嗎? 鍾先生說:『房子的風水一般叫陽宅,用現代術語來說叫 磁場,是與地球南北極的磁力線相對應的,所以在睡覺的 方向來說一定要向東或西,千萬不能南北向,否則我們的 氣就會偏向頭或腳,不平衡起來了。而且陽宅不單是方位 磁場的問題,還牽涉到屋內流動的氣的問題,譬如說靈的 能量,就是一般稱的陰氣,還有雜氣是從房子的四面八方 進來的,如果沒有這種看得見,摸得到的功夫,看陽宅只 看方位就等於只做了一半功夫而已。換句話來說,鍾先生 具備了佛家所說的眼通和道家所說的天眼了,可是他只認 為是一件很普通的事,不值得一提。

 等鍾先生把房子中的氣調整過後,在貼下最後一道符後 ,整個房子的感覺馬上改變,本來悶悶的氣,突然輕鬆起 來,本來空氣間有些糢糊氤氳似的霧,礗全不見了,視覺 突然清楚好多,等神位安好後,人的精神更為穩定和有耐 力,就這樣寫論文的靈感來了,速度加快,耐力增強,一 天寫個一兩萬字都不成問題,在短短的兩個月內,居然完 成了別人以為無法完成的論文。

 回頭想一想,以往在日本東京大學進修博士班課程時, 的確有幾許因緣和業力,做成在情緣上和身體上的空乏, 因而一直在身心深處都有許多的結,這些結使身體的氣機 糾纏不已,更惶論暢順,如今經過鍾先生的調整慢慢便了 解氣的問題,氣的境界,氣的人生,還我一個身心合一的 本來面目。(本文摘自神祕雜誌79年2月號)

(編按:本文作者為國內某大學教授)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