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於人情事變,需要大力方能解困,但人在此時總是虛弱多疑,即便有人願意相助,你也無緣承接,去向吉凶終究是自己的選擇。平時如何培養大力,在必要時能趨吉避凶依自力解困?

何謂大力

鍾老師:「大力」是人生命裡最重要的東西,沒有足夠的大力,生命難以前行。一般人不解大力為何,以頭腦為主的知識份子認為學問淵博,深思熟慮,觀察入微又能學以致用,便近乎擁有「大於常人的能力」;而主張身體的運動員或軍事武技的特種兵便主張重訓體能,擁有極限操練體能為「大於常人的能力」,這是一般人從身心二元的角度來界定人的「力量表現」。身心雖都是人的力量,但卻不是真正的大力,儒釋道三家都有其對大力不同境界上的要求和說法。佛家講修煉,就是要修煉大力,問題是,佛家沒有講大力怎麼修得;觀音菩薩千手千眼,即是大力的展現,自然充滿超乎常人思維和行動力的超越性能量,有了這種大力,什麼事都能做。可一般人的雙手無扶雞之力,雙眼無敏銳觀察力,什麼事都做不了。佛陀代表智者,其智慧深奧、廣大、無所不包、無所不含,我們沒有這種智慧,如何能成就自己?

力難能及

 要有佛陀的智慧,就要有老子所講的「致虛極」胸懷。而佛陀的智慧其實是要整合目健蓮闢山救母和觀音千手千眼廣披眾生不同界限層次的複合式力量,其中包含了幾用之不竭的體能,異乎常人的超能力,以及超乎現代格鬥和傳武的功夫境界,有了這樣的大力,佛陀的智慧便得以彰顯,道理如同一台車子沒有汽油和電力,便成了寸步難行的廢鐵。但一般人卻志大才疏,有心無力,有聰無慧,有理解卻無慧解,便分不清人生該做事情的先後輕重!

看透為力

 人一生中總會遇到問題和狀況,怎麼辦?許多方法可能都有用,但如何知道?如何選擇?關鍵在於你能不能看清楚狀況。看不清楚狀況,窮操心,費盡心思,再三算計,以為找到了好方法,結果還是選錯了。我常講,看不清楚就沒辦法行動,好比戰場上,先要看清楚敵方動靜,才有辦法更進一步,工作也一樣,不知道對方要什麼、想什麼,這筆生意肯定談不成。看得清楚才能準備好怎麼做,2008年金融海嘯時;去年新冠疫情時;歐巴馬在南海仲裁案後欲以強勢軍力壓制並結束中國在南海的海空兵力時;川普2017進一步想以貿易、金融、經濟、科技、政治、軍事、太空各方面全面輾壓中國時,陸方領導班底只要有一次應對處理錯誤,中國復興便無法在未來廿年奠定牢固的基礎,下一回可能五十年到百年才再有機會。想想人生多災多難,沒幾人能過得了現實和自己的坎兒,能度劫都是修有超越性的「生命大力」者!若無大力,又怎能看見、看穿和看破!也就是無法起照見五蘊皆空,是以能見一切法,《易經繫辭》中認為君子者,居能觀其象,動能觀其變,既彌綸天地又知幽明死生,能化成天地,曲成萬物,故不違,能道濟天下,樂天知命而度眾!

命為心先

  如何看清楚狀況?看清事理?常言道「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它是有次序的,必須順著走,先把命(身體)調理好,才會有好運接引好風水,再積些陰德,就什麼都不用求了。為什麼讀書排在最後?不是讀書沒用,而是多數人都不會讀書,會讀書那就有用了。會讀書的意思是能讀通,有辦法把書本裡的知識變成自己的智慧,再與一命二運三風四積陰德連成一塊,才能進入知命境界。知命,即知天命,孔子說人要知天命,不知天命無以為正人。陸劇《將夜》裡有修行五境(初識、感知、不惑、洞玄、知命)之說,知命是最後一境;初識時無法知命,只知道走這條路學這樣東西可使生命層次向上提升;必須經歷許多努力,過了洞玄才能知命。知命的人能厚積力量,其內部小宇宙便深廣高遠,其人文質哲思秦至靈性靜慮之境,嘗藏而不露,面對狀況時,他能看清、看透對手的一切,預知對方接下來的行動,對常人來說,這就是所謂的超能力。要有「大力」才能展現超能力,沒有大力,能量不強,人是不會淡定的,喜怒形於色,意圖外露,不論在談判、大國對陣,到功夫對練,沒有大力,猶豫之間,正想出手,對方就攻進來了。

大力難成

 大國交鋒,無論言語上,外交上,內政上,經貿科研,創新發明,制度動能,拿捏時機,發動時空,人才之舉,內部整合溝通,外部協調,運籌帷幄,在在顯示其大力的階層和總量,差一點便落人後,中美交惡纏鬥多年,美方先機早失,後來總總,不論軍事、科技、經貿的無端發動,都只是情緒性的策略,因為「大力已損」,無力保持一己平復,雖體大卻力弱,中美勝負已分。功夫對練,起心動念,若大力不起,氣便不能隨,意自無法成形,勝負亦已分! 大國交鋒,無論言語上,外交上,內政上,經貿科研,創新發明,制度動能,拿捏時機,發動時空,人才之舉,內部整合溝通,外部協調,運籌帷幄,在在顯示其大力的階層和總量,差一點便落人後,中美交惡纏鬥多年,美方先機早失!

大力之養

 大力怎麼來的?佛家沒講,倒是道家、儒家有講,孔子說:「君子不重則不威」,曾子說:「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就是講大力的展現,也就是孟子所說的浩然正氣。浩然正氣怎麼練呢?從知止而後定開始,從定、靜、安、慮、得,一層層走進去。儒家很早就有這種修煉法門可以進到「得」,得什麼?得「氣」。可是現代學者把儒家的東西當知識來看,其實孔子講的是境界,著重實踐修練,而不是用腦用嘴談論知識。學校教我們定靜安慮得,是從知識層面去講,頂多談到心理層次,沒有實際修練,進不到氣的層次,根本不見大力。其「大力」為乾坤之共,陰陽之合,和形上形下之道與器,透過六藝中氣與功夫的協同,修習者透過無思無為之行,入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知命」之境,氣與功夫所以能極深而研幾,故通天下志,成天下務。從深,幾而神,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太極氣功的心法也正在此。得其氣者得大力,唯後人失之,孟子遂倡「吾善養吾浩然正氣,直養而不害,充沛天地間」,更力主從苦其心志入手,餓其體膚,勞其筋骨,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之法以養大力。

多能鄙事

 孔子的大力從何而來?孔子從小就練氣練功夫,射箭、刀劍、棍棒、兵法樣樣都學,能赤手空拳抓白兔,是神射手,拳法、棍法也都是一流的,在夾谷會盟時展現神奇身手,十步一殺,輕功好極了,劍法驚人。在這麼緊湊、危險的重大事情上,膽識差一點都不行,功夫弱一點也不行,有膽識但武藝不好也是不行,沒有大智慧大魄力也一樣不行。勝敗就在剎那間,當下的決定很微妙,掌握不住就解決不了問題。孔子什麼都可以掌握,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陰德五讀書,他全都抓在手上,一以貫之。換言之,往往人的任一臨時決定其實都跟其學識、經歷和身心鍛鍊有極大的關聯,在某一時空的表現本就是生命洪流曾經澎湃沖擊過的烙印反饋,今人重才智腦動,因而人的魄力和觀察便不能彰;古人從六藝的身體力行入手,從與人為伍的禮樂始,以生命氣能和強身健魄的功夫為中堅,再佐以著人反身而誠的歷史反省和對未來的尊敬,善守和合的陰陽法則,以啟聖智的方式來焠鍊人的綜合身心靈的大力,這就是古人超越性的生命能量大力之所成。

千里之行

 培養大力須不斷地練氣,從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至還虛入道,氣是這樣練,功夫也是這樣練,先把身體五臟六腑練好了,經絡也練好了,輪脈通了,整個人的氣就會穩定、充足,這時心就會打開,看所有事情就看得很清楚。看清楚了才能行,知行才會合一,知和行不合一就什麼都做不了。古之學者「為己」,做任何事,不是為了贏得別人的羨慕、讚美而去做,而是為了成就自己,不斷精進,把事情做得更好,讓生命越來越精彩,越走越遠。為己之士的生命境界比隱士高,隱士躲在山裡,不理外人;為己是整個人完全打開,對個人生命歷程,對人生去向,對國家社會都有助益。孔子的法門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修、齊、治、平一步步擴而充之,擁有強大的生命力量才能貢獻自己。可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成就挾泰山以超北海之力,夾谷會盟翻轉魯國命運,十步一殺的孔子奮力一擊;或是聶政入趙相府殺趙相及幾百守衛後自殘而亡;或女媧補北周山天柱之倒;或觀音千手千眼,能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故觀自在,悟無生,覺有情之境,無一不需大力能成!孔子少孤故「多能鄙事」終將有成,即便傳奇或仙佛故事中要角,亦需不斷努力,歷種種魔劫天考,方能成仙佛並救渡眾生!

氣為行先

 氣練好,身體能量練足了之後,才能談心力調整。問題是,現代教育過早讓孩童操弄心力,偏重腦力思維、知識積累,身體活動少,大腦能量耗損多,成長過程中身心容易失衡,長大後可能就心病隨身。知識越多,心理運作多,想得越多,就卡死自己,無路可走。學習能否學成、學好,關鍵在於身體是否通達,任何學習都一樣。煉精化氣就是讓身體能量通達,可以存養,之後才能進一步做身心整合,開發智力、智慧。身體狀態良好,心力、腦力才能順暢運作,否則一堆雜訊卡在大腦裡,看事情理不出頭緒,越看越糊塗。智慧開了,看事情就容易明白,從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還虛入道,最後與道接軌。若是從知識層次切入,便無法進到高層次的生命境界裡。

寶瓶化氣

 密宗的修煉法門寶瓶法,先修地水火風空,地為肌肉筋骨,水為血液和內分泌荷爾蒙,水為元氣和生命動能,風為呼吸導引吐納,空為頭腦心思整理和放下,其境界指身心修練整合達到超能力運用的境界。其實神通是仙練得法後的高階身心合一之境,此時神通是證道之用,也是天人合一的部分。和煉精化氣類似,都是先把身體練好,之後才進入第二灌法心灌,心灌就是修心。儒家講天人合一,道家的煉精化氣、煉氣化神其實就是天人合一的第一步身心合一,到了煉神還虛階段就是與天合一。密宗的密灌層次,也是跟天合在一塊。道家、佛家、密宗其實都差不多,只是講法不同。法門有很多,機會有很多,成不成就得了,是看你有沒有足夠的能量。不下功夫淬鍊,大力是出不來的。

六藝之力

 如何修得大力?氣和功夫而已,六藝的核心是功夫,功夫是一門應變的學問,將氣和功夫整合起來就會有大力了。任重道遠,必須不斷努力,將功夫修練融入生活中,有空就練一下,時間不用太長,不知不覺就練起來了,一次練三五個鐘頭想快快把它練好,反而練不好。修練涉及身體感知,需要時間調整內化,時時勤拂拭,大力就會越積越多。王陽明認為良知良能力之所成在於「性日生則日成」致知即是行,許多人以為知到就好,其實「雖曰知而猶不知」,認為「天下之學,無有不行而可以言學,故知不行之不可以為學,則知不行不可以為窮理」,「可以知致知之必在行」,所以知行合一者方為知,須通過格物之功,以達天賦良知的過程,格物未嘗有行,則未得格物之旨!」格者正也,正其不正以歸於正之謂也,正其不正去惡之謂,故特歸正為善,因而行不易,知也更難,沒有六藝根基的大力訓練基礎,是永遠無法得到大力和大智慧的,因為大智慧和大力是如知行之不能分的!

至善之力

 今天在新冠疫情的照妖鏡底下,清楚看到民主政治的問題,不談民主何以從盛轉衰,其實都一如我以往所講,所有制度都有善與不善處,執行得好,不是制度的問題,而是管治和百姓素質的問題,制度再有問題,人夠好夠強,便無問題,正如邪法由正人行,法亦正!正法由邪人行,法亦邪!民主在川普的執行下成了災難,社會主義在習近平手下行得近乎「烏托邦」!人多抱怨相愛時處處見光明,交惡時卻只見黑暗,而相親的難處在相處,真心為人著想時,相處便如沐春風,相互埋怨猜忌時,如入地獄中。其實真正的問題也是在人,人若有大力,便有天覆萬物之心,也有地載萬變之能,相處間便能在生命亮處使力,善取代不善,容替取不容,於是生命便處處輝煌,笑聲便像風鈴和春風響遍大地人間。若無佛陀、孔子、老子的智慧,少了觀音千手千眼、儒家克己復禮和殺身成仁、莊子鵬升九萬里的大力,人是寸步難行,連自己也走不出去,過不了自己的關!沒有「真知」便沒有「實行」,真知是貫穿生命周遊三界六合的知,行是行腳天下,取其真像真理,以行證知的知行大力才是真的大力,功夫就是引領生命超越常力而入超凡入聖的大力。 (2020.12.19)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