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太極氣功課有一段時日,但在功夫對練時,動作還是很難連成一貫,上下不通,缺乏整體感,如何調整?

持盈保泰

鍾老師:太極氣功運行,雙腳移動同時兩手、腰部、肩膀、頭部及體內都有相應的變化,由於動作緩緩推進,習者感覺肢體變動是相連的,但是否就真的連綿一貫調和一統?其實自己不容易察覺,因為沒有外在壓力,沒有敵人逼迫,沒有時空壓縮,失衡或不穩的狀況並不明顯。但功夫就不同,兩人對打,一橫一豎在剎那間就決定,腳動了而手沒跟上可能就沒了機會,也因此功夫對練比較容易察覺自己有那些地方待改進。功夫應驗六藝居中策應之說,在於持禮先有對外陽位或進或退之各種應對,同時對內陰位之心態及神識保持和而不同,屈己從人,捨我從人,不忮不求,無我無心的平衡與和諧,隨時持盈保泰並進入喜怒哀樂未發之痤奶ㄖ@為的心,一旦周遭形勢有變威脅生時,自然起照發而皆中節,便是一貫統合上下一體的基本道理。

中和之運

 功夫的動作欲連成一貫,需要許多身心力量的整合,兼顧步伐、身形,手上攻防同時,拆、擋、接、轉、反擊都要在瞬間完成。不僅動作要十分純熟,還要有足夠的氣能,氣足了,力也要能跟氣合,而心更是要「中和」當時的狀況,不論喜怒哀樂發或未發,如此便能一以貫之,一招到底,動作連綿凝成一線,氣脈不斷,一氣呵成。否則,伸手就被卡住,想挪腳,沒地方移,舉步維艱,什麼動作都不順暢。

槓桿之節

 西洋武術以運動力學為基礎,重重訓、力量和速度,可在比賽對敵時很難一下打倒對手,總要周旋一陣幾個回合才達成目的。主因是雙方都孔武有力,貿然前衝,不是打倒對手就給打倒,故而不斷一下一下兩下地試探,直至找到空檔機會才會趨前「站穩」腳步(需要槓桿支撐發力,否則移動中快速出擊只是伸手伸腳,全無威力),然後上勾左勾右擺左捶的連打,而對方亦趁這機會搶打,匆促中拳雖猛既快,可多半打空或擦邊,根本沒用,除非運氣好有一拳擊中要害(如下巴、太陽穴等),否則比好久才有結果,就是因為其發力方式以槓桿運作,時間不夠,站不穩,又不是一直前衝,便不能如功夫以氣禦力,氣運武攻,上下一體身心一貫,動作便如妙筆生花般擊出不斷的旋律。

書法功夫

  功夫是生命的展現,是心、氣、神、形聚合之後的整體表述,如同書法字體,有渾厚樸實的,有力道沈著的,有超然物外的,王羲之、顏真卿、歐陽詢、張旭、趙孟頫等大書法家,每個人的筆法都彰顯其生命態度與格調。功夫要進步,磨練是必要的,沒時間磨練一定進步不了,而有時間磨練也未必就能進步多少,還要看悟不悟得了。就像學習書法,臨摹工夫不可少,但目的不是要把字寫得跟字帖同個模樣,字帖只是成方圓的規矩,讓初學者有法可尋,重要的是藉由臨摹字帖去感染書家的生命態度與格調,過程中習者內在的質會跟著轉化,悟性高的人轉化得快,最終是重塑自己的生命內涵,而不是再現書家的生命。氣度、態度可以學習,生命不可替代,每個人的生命都有其獨一無二的本色與意義。

氣韻品格

 學習書法,除了臨碑帖,若有機會當場看書家怎麼寫將會更直接一些,感覺他的精神、氣度,看他如何握筆、下筆,看運筆如何牽動全身筋肉,懸腕時跟著屏息,揣摩他身體內部的運作。只不過時空已過,古今阻絕,現代人只能借印刷字貼來揣測王羲之等人的神韻、氣度及品格。揣摩不了下筆方式,或養成了不良的下筆習慣,那麼臨碑帖恐怕事倍功半。學習功夫也一樣,若只是著重可見的外形、招式,讀不到完整的生命流轉及律動,學了多年之後仍不能像庖丁解牛「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倘若又養成不良的發力習慣,那麼師父示範再多,傾囊相授,你能擷取的也十分有限。電影《師父》中說,師父總是留一手,事實上有真功夫的師父根本不需要也不會留一手,他只著急露了那麼多手徒弟還沒能看懂,而真厲害的徒弟,師父教他一招,他可以創三招,根本不在意師父是否留一手。

練氣修心

 功夫以氣行,道就在其中,入乎其內,出乎其外,極高明而道中庸,這是功夫的根本之道。習者不在練氣修心上多下工夫,而在動作枝節上過度鑽研,功夫表現往往不是太過就是不及,心性的調整有限,便談不上是修道。書法寫得好是道的展現,寫不好就只是技術的表達,功夫更是如此,每個人都又自己的一套動作,剛開始是不成熟的,但當他做到某個境界水平時,就能依自己的動作格調決定自己的生命節奏。

書道之誠

 如同書法要寫得好就要心正,所謂誠意正心;而書法要高則品性和悟性更要高,所以要修齊家(生活作息平衡穩定),再而見其靈山絕美的藝術境界,也就所謂化境,然後才能技進於道。練功夫只想勝負壓人,心態便如運動之與人比,心正是與己比,那就要隨時吾日三省吾身,心量不大便省悟不來,正得了心便能日新又新,茍日新又日新,功夫之技便於新新中成新的境界,與舞合,美和,成了藝術,再進覺化境之後,見空柔勝剛力,虛無涵化蠻拙執罫之勢,便出落「仁無敵」、「空無仇」、「虛集道」之境。

生死之許

 功夫和書法同樣都是道的展現,不同的是,功夫見生死,書法不然,書法寫得再差都無關生死,而功夫練不好可能就危及性命。對方來拳,你想伸手攔截,心為身之主,心做了這個決定,身也要能相應才行,出去的手要擋得了來拳,再封住對方讓他出不了手,這一連串動作要在瞬間完成。即便這些動作你已非常熟練,心手相應不成問題,但要是心亂了,後面這些動作就可能完全走樣。在教室,練熟了就做得出來,因為你知道同學會點到為止,但在外面遇到歹徒,沒有點到為止這回事,看人家身材魁梧,心就慌了,六神無主,身體動彈不得,學了一堆套路,半個都用不出來。所以技法不是最重要的,心神才是關鍵。也因此當同學在對練時,若沒有見生死的認真投入態度,只是隨便練一練,或客氣的練、「知書識禮」的練,功夫不可能有太大進步。生命沒有受到逼迫,心神過於鬆散,便不會激發自己最強的應對能力。功夫是練出來的,也是激發出來的,要把自身最深藏的潛能給壓迫出來,每一回的練習都要突破自己的極限,才可能再超越。

同源不共

 我們氣功教室的功夫教法,有一定程度的套路動作要求,但不要求大家做一樣的形,不像西洋拳、空手道、泰拳、少林、武當、南拳、形意等各有一套的對打手法,而是同源不共法,基礎一樣,出手各不同,如其個性、臉相、心態之形各異,雖不同欲,能各取所需,各展其能,和而不同!形是內在運轉的外在表現,若真的走樣太大,我們會給予提點,讓同學知道內在尚有未盡完善之處,別人的提點只是輔助,重要的還是自覺與自省。我們的功夫有套路,太極氣功就是套路,並沒有要求同學要做出一模一樣的動作,而是要同學依照自己的個性、體悟,把自己的動作做最佳的呈現,那是最快也最根本的方法。動作就是你的體會,你的個性,你的參悟所展現出來的成果,隨著動作變化、修正,轉化心性,生命內涵才會有更大的提昇。我們有低階、中階、高階的氣功和功夫鍛鍊課程,也有講述心法的生命哲學課,可是同學在學習過程中常分開或分段來練,有人取這段,有人取那段,有時練得多,有時練得少,有時共修少,有時停頓一陣自己練,每個人拼湊自己要的部分,但往往不夠完整,都忽略了共振共和共修的重要,因為功力就是這樣點滴震盪,不停內化,漸而參悟而成的。

源頭活水

 一個成名的書法家或功夫高手,他臨摹了多少字帖,下了多少工夫,沒人知道,一般人在意的、看到的,只是他最外層的光環,然後揣測這當中一定有什麼秘密,不是天賦異稟,就是有高人指點,或得到什麼武功秘笈。其實,最厲害的武功秘笈,不是九陰真經,不是葵花寶典,而是每個人都有的源頭活水,也就是元氣和神識。莊子講形全氣聚,氣聚神凝,做得到就能進入真人、至人、神人的境界。元氣透過鍛鍊而充滿,神識就會自動會聚,這時去看世間事物,一看便知,其中奧妙就很容易了解。以神識觀世界,而不是用思想去推敲或認識世界,這是中國文化能夠傳承幾千年的最大「秘密」;伏羲觀天象畫八卦,神農嘗百草治病,倉頡察萬物造字,嫘祖創養蠶取絲,這些都是「神人」,有著一般人忽略掉的心觀神悟的力量,以及神奇的創造發明能力。但不要忘了我們也是人,也是炎黃之後,也都有這種能力,只是沒人去探究出來!

成者性也

 任何學習,剛開始選取片段或局部來學,是為了熟練技法,如書法從永字八法入手,功夫則將攻防、拳腳、虛實分開練,這都屬摹仿或效法階段,把陰和陽拆開來練。但功夫和書法都是道,「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最終都要陰陽同運,組成完整字句,作成文章表述自己的理念,武出自己的生命節奏,這時就不能只是摹仿,而需要創造。若源頭活水不足,生命枯竭,神識不聚,動作便會散亂無章,成不了形,構不成勢,或如《駭客任務》裡給注入程式的機器人,一個僵化了的生命。練氣,練太極,練功夫,是為了完善我們的生命,改善我們的生活,讓源頭活水不斷,有充沛的元氣和穩定的神識,對所有事情都清楚明白,能知能行,面對所有狀況,不論行動與否都能保持最高的平衡。

轉識悟真

 當年全真祖師王重陽出身為武狀元,想為宋末元初苦難百姓做點事,卻發現武狀元一職在蒙古當權之北宋地等同武夫或戰士,並沒有更大的力量能助漢人些甚麼,便毅然去終南山弄了個「活死人墓」的山洞隱居參悟。幾年後以合儒釋道三家法門創「全真教」,了悟此時不是以武力方式聚眾打倒蒙人勢力,反而拿捏蒙人信教之心,導引蒙古將勇少殺業,官員少苛政。而大弟子丘處機盡得王師「全真」之法,二上蔥嶺為鐵木真講法,並使耶律楚材合力降低「大汗」殺戮之心,最終透過宗教的力量達到奉行眾善。所有的運作都是存乎一心,不得有生氣猶豫,從隱入,再出,創教,收弟子,到推教務,引鐵木真之所注,到丘處機於高齡兩上帕米爾高原,都是一氣呵成,不作思量,起心便照,一以貫之才能成事,不同金庸小說中,王重陽與丘處機都是功夫高手而已,也許郭靖、黃蓉是王丘二人的化身!

有容乃大

 忽必烈建大都立元朝時,為安宋舊民心,多方延攬宋舊臣,其中趙匡胤十六世孫趙孟頫以才氣名聲為忽必烈所賞;幾經茅廬,趙應允作官,卻有許多舊臣說他不應降元,趙認忽建都亦同樣祭天奉祖,以漢法為法,更以易經「乾元」之義定國號為「大元」,也即是說他依漢祚立朝,而非外族入祀,趙孟頫扛下此擔不以舊臣之論為據。清時書家傅山及王鐸皆評趙之書法矯揉做作,但仍忍不住學之,學後又以為不怎麼樣,此乃文人相輕之習。趙接元職非降蒙,他以更大更容之皇家氣度,如其書法之「貴氣」,如魯迅般「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百姓)牛!」不像一些人,出來又覺尷尬,想做又做不好,想隱又隱不甘。傅山王鐸之狂草實是大時代明沒清起,不甘不願作清之臣,便從草書中另闢一己情緒五毒天地,罵趙之書法不行!狂草實是一種情緒之表。

文質雙勝

 可草書亦有收歛之功,如同功夫有點到之法,孔子說射箭為君子之爭,揖讓而起,席坐內歛,然後矢發中的,穿不過蒙皮;孟子說,可予而不予,可取而不取;孫過庭寫《書譜》,其草收含如內家拳之不見內裡之氣或勁,其中論及「淳醨一遷,質文三變」、「能古不乖時,今不同弊」、「文質彬彬,然後君子」、起手「重若崩雲,或輕如蟬翼;導之則泉注,頓之則山安;纖纖乎似初月之出天涯,落落乎猶眾星之列河漢;同自然之妙有,非力運之能成;信可謂智巧兼優,心手雙暢,翰不虛動,下必有由……」此等心法與內家功法中心意一體,心身一貫之表又有何異?其中奧秘,因「無所質問,古今阻絕,設有所會,緘秘已深,或已佚亡,故莫知要領,徒見成功之美,不悟所致之由!」今天中國功夫因前百年動亂,至師尋無徒,生不見師,內氣功法便自失傳,可謂難矣哉。唯能使動作一貫,一鼓作氣,合王重陽之心,丘處機之毅,趙孟頫之大方,孫過庭之得悟,仍不失為難得之武功心法!(2017.10.24)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