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似乎為近百年華人的現代化道路,但西風在資本主義運作下始終壓過東風,究竟何時東風才會再起?

五四本色

鍾老師: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十五萬名華工「以工代兵」到歐洲戰場幫忙打仗,打勝仗後仍爭取不到半點地位,巴黎和會上,中國要求歸還青島遭否決,英美法等國決議將德國在山東的權益全部轉交給日本,由此引發了五四運動。當時中國積弱不振,可青年學人的民族自信心還在,仍具英雄本色決定站起來打倒西方列強。但後來國內打成一團,蔣介石北伐,北伐差不多了,日本人衝進來,八年抗戰結束,沒多久又國共內戰,接著就分成兩邊。

洋奴買辦

 國共分家之後,大陸內部開始搞政治鬥爭,三反,五反,文革,鬥得亂七八糟,什麼自信心都沒了。老蔣退來台灣期間雖靠美國支援,但並沒有出賣台灣,老蔣、小蔣對中國文化仍維持一定程度的信心。可到了李登輝上任之後,開始出現「去中國化」,李登輝在許多政策上傾向於日本,或許是他看到日本成功的現代化,可是看不到中國文化裡更大更精彩的部分。民進黨執政後,去中國化更為明顯,傾日則是手段,因此日據時期「日本人高台灣人一等」那種感覺又出來了。這種狀態和給英國殖民的香港類似,香港的「高等華人」一切以英國為首,台灣的「高等華人」則以日本為首。原因是,香港和台灣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都不成功。

百劫低迴

 日本在現代化過程中相當程度被西方吃掉了,但中間那根柱子還在,雖談不上百分之百成功,可也有百分之七十。日本將外來的「用」和原本的「體」結合得很好,因為他們有足夠的民族自信心;曾經稱霸東亞,打贏大清帝國,打贏俄羅斯,再戰中國八年,還獨挑老美,即便敗掉都還充滿自信,只認輸給原子彈,不認輸給中國人。而中國明明是打贏仗的,卻因為國共內鬥到所有氣數都沒了。老蔣退守台灣之後,能掌控的國土變那麼小,就很難有多大的自信心。而老毛那時剛起步,必須依靠俄羅斯的勢力,所有想法都往馬克思、列寧那邊傾,和原來的傳統合不起來,直到鄧小平啟動改革開放才慢慢走回自己的路。

武林中國

  香港的西化是成功的,可是中學為體部分就越來越見不到。香港的老一輩文人像倪匡、金庸都是從大陸逃到過來的,他們在香港創造了很獨特的武俠文化,從小說、電影到電影主題曲,其中如〈萬水千山縱橫〉、〈楚留香〉、〈兩忘煙水堙r、〈鐵血丹心〉等傳頌一時的代表作,兩岸三地唯獨香港承襲了中國古代武俠風采,這讓港人相當自豪。可這些文人一個個走了,要不就年邁,年輕人對老的東西不是很有興趣,卻又找不到更好的東西。香港回歸後,年青人看到執政者的缺點,沒看到優點,就覺得很失落,心想英國人統治好好的,怎麼中國人統治就成了這樣。可卻不想香港在英國殖民時期是沒有民主的,現在比以前有更多的民主,反而更加不滿。以最近的佔中行動來看,民主裡面所謂的民粹狀態似乎出現了,這是因為沒有落實「中學為體」。

文化磁場

 台灣在蔣經國年代落實了中學為體,可到了李登輝上任之後又拿掉了。以前老共把中學打掉,現在又抓了回來,以前是批孔揚秦,現在是擁抱孔孟。近日習近平在一場文藝工作座談會上提到:「歷史上,中華民族之所以有地位有影響,不是窮兵黷武,不是對外擴張,而是中華文化具有強大感召力。」其實就是在強調「中學為體」的重要。

中學為體

 日本的現代化為什麼會成功?正是因為「中學為體」。日本的傳統文化承襲於中國,日本天皇年號明治、大正、昭和、平成,每個都取自《六經》某個章節的首尾字,日本的古代典籍全是漢文,因此日本在西化過程中能將中學為體的部分掌握得很好。按理說,中國人掌握中國文化應該會更好才對,可是由於我們的體用層次要求比他們高,所以不好施展。最糟糕是當時國勢積弱,輸掉了甲午戰爭。而日本在明治天皇時期,其實是生死關頭,一旦甲午戰爭輸掉就什麼都沒了,結果他們贏了,得了一大筆錢,立刻解決內部嚴重的通貨膨脹問題,還購買歐洲軍火,以及建立現代軍事工業科技,大大的增強國力,神武天皇立國兩千多年,一直跟隨並向中國學習的過程,就開始翻轉。

見山又是山

 為什麼說日本對「中學為體」的層次要求沒那麼高,以禪宗為例,中國的政治禪理境界已走到第三個層次「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日本政治禪理只到第二個層次「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第三個層次他們不走的,他們覺得到第二個層次已經夠了,有正反兩面就好,不用融合,因而文化易走極端,如對死亡的歌頌。因此他們很容易將西方的東西套進來,東西文化擺在一塊,極古老和極現代並存,他們接受這樣黑白共存,正邪並立,異常對照,美醜互見,故其追尋死亡之美又歌頌死亡,對小確幸執意,其實是莫視外界只管自己,往往做成對國家團體暴力忽視的態度和概念,做成矛盾重重而日人不覺得怪,可中國人不接受,覺得突兀極了。就像大陸這些年大興土本,不論古都或老城都引進不少造形奇特的西方建築,因此最近習近平說了: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築。由於中國人在文化層次上要求比較高,過去國勢弱的時候很難有什麼作為,而且一亂亂了一百八十年,兩岸三地一遍泥濘。現在大陸崛起,掌握「中學為體」就容易多了。

人才何在

 新加坡的現代化比兩岸三地好一些,他們用以前明王朝那一套,實施開明專制,內部少爭鬥,符合伏爾泰所講開明者領導的開明政府。在伏爾泰看來,能夠開明練達的只有少數人,只要政府開明,他倒不在乎政府的權力有多大。新加坡的上位者從李光耀到現在的李顯龍,不但聰明、開明,更重要的他們為國為民。而民主票選出來的上位者少有真的為國為民。民主制度也好,開明專制也罷,人都是關鍵。司馬光花了十九年整理《資治通鑒》歸結出一個道理:中國歷代有那麼多種改革,能不能成功關鍵都在於人,人的素質好不好,有沒有為國為民的想法,而不是制度。制度其實都很好,王莽推新政失敗,王安石也推新政失敗,都是人的問題,因為只有人能掌握制度中的精神。今天民主的問題出在民主精神抓不到,卻在制度皮相上搬弄,人以為知得更多更有學問和聰明,其實是更自私,小心眼,更看不到大處和遠方,結果變得愚己愚人,方為人欺既又欺負自己人,紿西方人和西方法制所弄又找不出其中的問題,便說自己老祖宗的不好,要丟掉包袱,全盤西化又亂搞民主化,最後走入死胡同而不自知。

人正法正

 佛法修練裡有一句:「正人行邪法,邪法亦正;邪人行正法,正法亦邪。」現在大家都說民主制度有多好,可是背後有帝國主義、資本主義在操弄,人被操控了,制度再好都沒用。人的素質不夠,想法不對,「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就行不通。今天中國大陸在「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上越走越穩健,新加坡也是,因此能為亞洲四小龍之首。新加坡做不到中西融合,中國大陸做得到,那就精彩了,可是需要時間。孔子講衣食足才能興禮樂,至少要百年,還有半個世紀要走,不過路子已經很明確。

中體西用

 「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過程中,必須不斷地應因及面對各種狀況,道理如同修身,透過氣功和功夫修練,先把基礎調養好;練氣調養能量,讓身心復原,以及培養心性,使人更加沈靜、打開、高遠,還要有太史公所講「信廉仁勇」的道德根基,再藉由功夫鍛鍊,學習進退應對,便能應付周遭的所有狀況。因此「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要先把內部經濟調養好,衣食足、氣足,才有應變能力處理所有變化。對方一拳打來,我不一定要搥打回去,可以閃身避過,也可以直接接住,可以用很多和而不同的方法。而要到達「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層次,這過程需要更大的智慧,更長的時間去處理。

洋服難穿

 香港和台灣都以西學為本,因為近代西學有很好的表現,很容易被它吸引,尤其西學可以讓我們「高人一等」,我們就成了西學的代言人。部分留學國外的華人,只顧批評自己的民族不如人,卻看不到大歷史,看不到文化水平層次,只見眼前的所謂不好,卻不知這不好是怎麼造成的;是誰硬塞給你鴉片,你不要就打到你要為止!清朝的腐敗是另一回事,後來孫中山領導革命,以西方現代國家為藍圖,徹底擊垮了中國人對自己文化的信心。孫中山以為只要施行民主,就可以和西方平起平坐,結果連要站起來都很困難。日本可以站起來,因為他們先有了一筆黃金,而孫中山到處跟軍閥要錢,沒人理他。

自信何在

 「中學為體,西學為用」這條路絕對正確,看日本就知道。可中國人在種種陰差陽錯下,有外部的問題,有自己本身的問題,走得跌跌撞撞,整個政治環境都散掉了。以前不把外國人看在眼裡,慢慢變得懼怕外國人,後來則是崇洋媚外直到現在,根本的底氣都沒有了,對自己沒有信心,慢慢就認不得自己的根了。西風東漸,我們以為西方的東西是最好的,香港在英國殖民下更是徹底西化,僅存的那麼一點傳統文化只存在功夫片中。 

不見本心

 因而部分香港人在高等華人的意識作祟下,鄙視台灣及大陸同胞。本來的優越性在於其能淡然面對政治,務實牟取經濟利益,為香港創造不斷進步高升又能周遊於資本主義間,成為西方國家眼中優等生的資格。當這些香港人中了西方大國尤以美英為首的政治意識型態的毒,又擁抱美英價值並接受其直接和間接的支援時,所謂民主佔中便變了一個大笑片鬧劇, 不同於以前雖然人在英國殖民統治西化壓力下,心中仍保一份中國傳統命脈和根本,在功夫片和英雄警匪片中存一份鐵血丹心。

失落扁擔

 而今的佔中只有低於三成的支持度,卻行使所謂公民抗命權,打著民主旗號卻以反民主的手段,非法暴力佔中,明知民主政治是經協調、遷就、相讓步而慢慢形成,認為港府和大陸不民主,就任性的一次「革命」而想要到糖吃,似乎與「高等華人」的身段也差太遠。說穿了他們行佔中之實,卻不知其中道理為何,能不能行,合理,又合乎出師有名的制高點否?其實他們都是洋人的棋子。看看五四本心為愛國而推民主和科技,是作為改良中國政治的方法,而佔中是為了一己政治喜好和特殊政治利益,受外國支援,以撼動香港乃中國為本的目的,民主只是藉口。香港本已有著比全球民主國家更多的實質自由,並不需要迎來所謂普選民主,卻可能要減損真正的屬於人的自由,如幸福、自在、快樂、和氣、輕鬆等價值,猶如苦力以為中了獎券,把原來務實維生根本的扁擔丟了一樣可憐又可笑。(2014.10.3)

 


台北市氣功文化學會製作